欧冠外围买球-

欧冠外围买球-

离开白宫的唐纳德·特朗普似乎过得更好了。

不用担忧自己每一句话和每一个面部表情会被反复解读,不用承受每一项糟糕的疫情和经济数据带来的舆论狂轰滥炸,不用费心和政敌唇枪舌剑时时诛心之语。在高尔夫俱乐部悠闲地打一场球,不时发表一些对拜登失策的冷嘲热讽,偶尔举行集会,感受一下支持者对自己忠心耿耿的狂热支持,这是75岁的特朗普可以享受的晚年生活。

比起乔·拜登的沧桑憔悴和焦头烂额,败走2020年美国大选的特朗普,此时却更像个胜利者。

——毕竟,作为饱受争议的前总统,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现在能和现任总统并驾齐驱。

根据9月下旬哈佛大学美国政治研究中心发表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48%的受访者说他们对特朗普有好感,46%的人说他们对特朗普的继任者有好感,而49%的受访者反对拜登,47%的受访者表示对特朗普持反对意见,这一比例比拜登的略低。

9月初,艾默生学院的一项美国全国性民调发现,如果拜登和特朗普在2024年进行正面交锋,特朗普将以47%的支持率险胜拜登的46%。

不仅民调机构,连博彩公司也来凑热闹:8至9月,总部位于伦敦的Smarkets博彩交易所统计赔率发现,特朗普赢得2024年美国总统选举的几率已经从10%提高到18%,拜登连任的几率却从24%降至20%。而曾被定位为拜登接班人的美国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赢得2024年大选的几率为14%。

拜登上任未满一年,多家评测机构就将离开白宫的特朗普推到了和拜登并驾齐驱的位置,这种信号已经足够强烈。两者的胜负结果也未必到三年后才能知晓——一年后到来的美国2022年中期选举(重新选举美国参众两院和地方政府),以及蠢蠢欲动的共和党内部初选,也许能预示特朗普重返白宫之路的顺利程度。

拜登四面楚歌,特朗普会躺赢吗?

“活在头版头条上的人”

特朗普从未真正告诉世界,他是否会参选2024年美国大选。但他打出的一系列暧昧不清模棱两可的牌,已经为他造势,让他赚足了眼球,让大众时时刻刻都会想起他的存在。

“看,这家伙一生都在头版头条上。”美国伦理和公共政策中心智囊团的高级研究员亨利·奥尔森戏谑道。

从卸任那一刻起,特朗普就没有打算放弃闪光灯。除了他一直死咬不松口的“2020年大选选票欺诈”,他接受右翼媒体的采访,非常喜欢出席战场气氛般的MAGA(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特朗普的竞选口号)集会,聆听支持者们山呼海啸般的喝彩。

这种影响力用一系列数字可以体现:9月初,特朗普的阵营通过电子邮件发布了艾默生学院为2024年共和党总统初选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为67%,其余两位热门候选人——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的支持率为10%,前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尼基·海利的支持率为7%。

今年上半年,特朗普通过自己的三个政治网站筹集了超过1亿美元的政治献金,这对一位前总统来说是前所未闻的数字。他超过了所有共和党人募集资金的总和。

“他绝不会公开承认他对2024年大选不感兴趣,这样他就会失去身上的所有光环。”奥尔森说道,“他真正的力量来自于他能够振振有词地说,‘我可以再次成为总统’,这绝对有助于维持他的任何影响力。”

特朗普的密友们也似有若无透露出一些口风,声称特朗普确实有参选意愿:俄亥俄州众议员吉姆·乔丹最近的一番言论被偷拍下来:“特朗普总统,他将会再次参选。我知道如此。我昨天和他谈过。在阿富汗发生这些疯狂的事情之后,他准备宣布这个消息。”视频中,乔丹如是说道。

特朗普2020年竞选活动的高级顾问杰森·米勒告诉美国直播财经新闻网络“切达新闻”,特朗普再次竞选的可能性在“99%至100%之间”。

尽管表现得如此露骨,特朗普仍然热衷于吊足外界的胃口:在9·11纪念日去看望纽约警察局的一些警官时,特朗普笑着暗示,如果他不参选2024年总统选举,他甚至可能会去竞选纽约市长:“这是个有趣的问题。”特朗普在众人的笑声中说,“我很愿意(竞选市长)。我们可以把它弄清楚。他们会在一个星期内宣布,‘这个城市没有犯罪了’。”

他将自己对竞选总统的表态含糊归咎于美国竞选财务法的限制。但他表示,支持者会对他的决定感到“高兴”。“我认为你们会非常高兴,”9月11日,特朗普对一位询问其竞选意图的官员说,“我已经下定决心。”

离任后的这一系列“若即若离”,足以证明特朗普不似他表现出来的莽撞、大胆和不计后果。拜登的任期1/4都没到,特朗普已经玩起了心理战,给自己铺路。

特朗普的国会?

2020年大选年,民主党险险拿下国会选举,艰难地成为参众两院多数党。但当时的情境,是一些对特朗普厌烦透顶的温和选民,只想投给“除特朗普以外的人”。他们对浸淫政界近50年、曾出任副总统的拜登期望有限,但对特朗普的失望压倒了对拜登的疑虑。

而如今的境况完全不同:在得罪欧洲、阿富汗撤军惨剧、驱逐移民等等一系列失策之下,许多分析人士指出,以“推翻特朗普”为宗旨的拜登,却在“延续特朗普的政治遗产”。现任美国总统的支持率已经跌至上任以来的谷底,美国人对拜登的“蜜月期”已经过去。

如此情况下,2022年的中期选举中,围绕在拜登周围的民主党式微局面不难预测,共和党重新控制参议院、甚至多年后再度控制众议院的野心已经不是空想。

——而目前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倘若共和党拿下中期选举,共和党的“特朗普主义者”们会在国会中赢下多少话语权?

对于这个问题,Politico网站高级观察员马可·卡普托给出了明确的答案:2022年中期选举之后,可能会迎来一波全谱系的MAGA支持者,他们会把共和党会议变成更深的红色——把参议院变得更像吵闹不休的众议院。

首先,共和党的五位资深参议员即将于明年退休,包括密苏里州的罗伊·布朗特、北卡罗来纳州的理查德·伯尔、俄亥俄州的罗布·波特曼、阿拉巴马州的理查德·谢尔比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帕特·图米。伯尔和图米曾在对特朗普的弹劾中投赞成票;布朗特、伯尔和波特曼还支持最近在参议院通过的两党基础设施法案,令共和党人大为恼火;作为美国社会主义拨款委员会主席、和特朗普决裂的美国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的支持者,谢尔比同样是特朗普支持者的眼中钉。

五位立场温和的共和党人腾出的空位,正在被特朗普主义者们虎视眈眈:理查德·伯尔席位的三位主要候选人都谴责了伯尔在弹劾案中对特朗普的定罪投票;帕特·图米席位的四位主要候选人同样谴责了图米的投票之举;罗伯·波特曼赞成的两党基础设施协议,六个候选人都对这一协议表示反对。

不仅如此,正在竞选的其他州共和党候选人中,特朗普的铁杆粉丝比比皆是,譬如被特朗普支持、胜选几率很大的阿拉斯加州前州级行政官员凯利·茨巴卡,她很可能会击败曾给特朗普投定罪赞成票的丽莎·穆尔科斯基;八十七岁的爱荷华州参议员查克·格拉斯利纳年事已高,很可能被特朗普的股肱之臣吉姆·卡林击败——他是大力宣扬2020年选举欺诈的传话筒之一;南达科他州参议员约翰·图恩因嘲笑特朗普引起了特朗普支持者的愤怒,他可能在明年下台,而州长克里斯蒂·诺姆被认为可能会为了特朗普击败图恩。

共和党显然也感受到了特朗普主义的余热不容小觑,尽管党内诸多元老对特朗普的态度模棱两可,但今年3月,特朗普的律师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和共和党的两院竞选组织发出通知,要求他们在筹款活动中停止使用特朗普的名字和肖像,但他们置若罔闻。

特朗普的形象仍然铺天盖地地出现在数字广告、电子邮件和该党出售的商品中,譬如共和党国会委员会制作的衬衫上,印着特朗普的头像和“想我吗?”的字样。

“这家伙抓不住机会”

当然,中期选举跷跷板的另一边,民主党的表现也会成为“MAGA全谱系”是否会出现的一大变数。

目前,民主党党内已经一片愁云惨淡,诸多资深人士都认为,拜登会成为他们输掉中期选举的原因。

“这里没有什么好消息。”曾参与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竞选的民主党顶级民调专家保罗·马斯林说:“你可以争论拜登在做什么或不做什么,但这几乎不重要。如果事情是混乱和错误的,这对他没有帮助。”“(拜登)这家伙抓不住机会。”民主党战略家、卡特政府前白宫副幕僚长莱斯·弗朗西斯说道。

近期在科罗拉多州阿斯彭举行的一场民主党州长协会会议的间隙,一位战略顾问直言道:“拜登当选后,本来应该是‘哦,成年人回到房间里来负责了’。但事实证明,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任何认为这不会影响中期选举或影响拜登连任的民主党策略师,显然都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大西洋月刊》指出,拜登必须在移民、通货膨胀、疫情、全球化和犯罪五个问题上有非常显著的作为,不然特朗普重返白宫将指日可待。这些棘手的慢性沉疴或许能让拜登在未来三年好好发挥,但在中期选举到来前的短短一年,拜登想要力挽狂澜难上加难。

因此,2022年11月8日的美国中期换届选举,很可能会成为特朗普的铺路石——毕竟,被国会中的稳固支持者簇拥着卷土重来,比2016年的黑马之姿归来,要更加光鲜体面。

“特朗普的替代者”

但一切仍有变数。

至少对于特朗普而言,潜在的竞争对手不仅有拜登,美国右派选民们还有其他选择——譬如曾以特朗普马首是瞻的前副总统迈克·彭斯、 德州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和现任佛罗里达州州长罗恩·德桑蒂斯。

彭斯和克鲁兹在保守主义阵营颇有资历,拥有众多拥趸,但又不似特朗普争议颇大。而德桑蒂斯俨然又是杀出来的黑马——这位年仅43岁的年轻政客,被外界认为可能是在2024年共和党初选中特朗普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包括下令禁止强制民众戴口罩、颁布法令禁止社交媒体封杀政治竞选人,这位新起之秀行事也颇有特朗普之风。

“德桑蒂斯的威胁可能是刺激特朗普最近进行一系列宣传活动的原因。”前共和党国会山通讯主管塔拉·塞特迈尔分析道,“罗恩·德桑蒂斯的崛起是对特朗普的直接威胁。你在福克斯新闻上不断看到德桑蒂斯的名字,这并非偶然。”

但9月中旬,在爱荷华州的一家牛排店里,这三位潜在的共和党候选人都没有对特朗普进行直接评价。三人不约而同地向Politico表示,他们最近的目标只是中期选举。对于他们是否会2024年参选,三人都不置可否。

而共和党潜在候选人、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近期在加州罗纳德·里根图书馆演讲时,暗示2020年选举欺诈是个谎言,却只字未提特朗普:“我们需要放眼未来,而非沉溺过去。共和党人需要面对2020年选举的现实,并从中学习,而非自欺欺人。我们要放弃阴谋论者和否认真相的人。”

在资深共和党总统竞选战略家大卫·科切尔看来,这种态度是目前共和党内部诸多重要人物态度的缩影——他们不想再一次生活在特朗普喜怒无常的阴影下,但又避免直接激怒特朗普,让共和党失去特朗普支持者们的选票:“这是一种微妙的平衡,共和党必须继续在特朗普的光环下进行其他的选举。”

这种平衡之下,共和党人既需要特朗普赢得选票,又需要摆脱特朗普的阴影,还要抗衡特朗普主义者在国会的生根发芽。不难察觉出来,共和党正在寻觅一个特朗普的替代者——若成功,届时,打败特朗普的人,很可能不是民主党,而是共和党。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dgchaoxiang.com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